<dd id="3x70x"><noscript id="3x70x"></noscript></dd>
<tbody id="3x70x"><noscript id="3x70x"></noscript></tbody>

      1. <th id="3x70x"></th>

          1. <tbody id="3x70x"><center id="3x70x"><video id="3x70x"></video></center></tbody>
              <em id="3x70x"><acronym id="3x70x"><input id="3x70x"></input></acronym></em>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韵】故乡月羞涩(散文)

              精品 【柳岸?韵】故乡月羞涩(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进士,8133.3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7发表时间:2019-10-02 08:38:30
              摘要:百草千花羞看取,相思只有侬和汝。我和故乡月,羞羞地对视,翻出多少往事。欲说还羞是造作,羞说无拘,是一份痴情?;巢疟骺垂氏缭?,心底涌起羞涩的乡愁。

              【柳岸?韵】故乡月羞涩(散文)
                 比我还羞涩的是诗人张耒,他说:“寄书故国还羞涩?!倍琳飧鼍渥?,我总觉得诗人矫情,不见故人面,何来羞涩?故乡的月“对客但羞涩”(苏辙句),我是游子,累年而成客,才起羞涩心。
                 在外闯荡了40几年,其间没有深情地和故乡好好相处一晚,总觉得欠下故乡什么。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宋之问两句诗,把个归乡人的心思看穿,我有过这样的尴尬。
                 我认识他,外号“笨哥”,笨哥不笨,这是说话慢吞吞。他在园中持一把镢头,准备栽葱。我莽撞地问,是笨哥么?这个问法多少有撒娇的成分。他反问我是谁。尴尬啊,一阵脸红。熟络起来,他说他以为我是外乡人。
                 他并不热情,似乎在回忆。他说,你是不是那个从小最爱哭鼻子的召子(我的乳名)。是啊,的确,一个爱哭的孩子,他还记得,我羞涩起来。此时傍晚,月早跃出,在房檐处,低低的,我真想伤情一哭。月在树枝后面,出没并不大方,月羞涩,半遮面,偷偷笑我。
                 我羞涩地走了,却被另一个声音喝住。
                 “你是大款哥?”我被眼前这个胡须都花白了的男人问愣了。
                 “不认识我了?”他自我介绍起来,“我是剑南队长?!?br />   我迅速进入戏剧角色。剑南队长,那是文革后村里排演的四幕话剧《红石峪》里的角色。哦,我想起来了,他是剑南的扮演者,我也在剧中饰演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他叫林飙,从他的言行,我马上判断,神经出了问题。他依然沉浸在当年做文艺青年时的快感里。只是我成为“大款哥”使我不解。教书一辈子,告老还乡,与大款根本不搭界,我想,或许他是向往大款而不能才变得神经失常?
                 后来我跟我的一个同事说起所见,我感叹:他是不是发飙了!我同事是心理咨询师,她说,这样的人没有攻击性,没有发飙,人喜欢回到曾经,享受曾经的温暖和辉煌。是啊,那幕剧是他主创的,角色已经融化在他的骨子里。就像我们总是不能忘记故乡给与我们的,说着令人不解的话,一草一木,似乎都藏着我们欢悦而懵懂的童年。就像我时不时跑回故乡,与之絮语,那些已经不合时宜了,可在心中还是那么生动。他的梦还停在那一刻,没有实现,他的痛可能只有我知道。
                 好一个宋之问!你近乡怯的是什么?是离乡年久而愧对家乡?还是怕回忆起离乡前那些温馨往事?我只能这样理解。而我,真的怯了,乡事被唤醒,却充满了世事沧桑物是人非的跨度,仿佛一道鸿沟,横亘在我的面前,唯有那些隐约如蛛丝的印象,在撞击着我的记忆。
                 真的,世界上最沉重的不是金子和石头的比重,而是脚步。我常在老家门前老街上逡巡,生怕遇见我又熟悉的某个人,他们会将我的脚步拖回从前,从前不再来,当下却是充满了变数,之间无法划上一个符合逻辑的等号。就像歌唱“月朦胧”的意境,绰约,美妙,而一旦月朗照反而让人无处遁形,思绪浣洗得越清楚,越觉得惶恐了。
                
                 二
                 中秋节过去了,我生怕中秋节那种团圆的氛围再度让我失望,节后,我还是回到了早就没有了父母的故乡,是一弯弦月半挂在树梢的傍晚。
                 月是故乡圆。父母逝去,月还会圆么?如我,给了这个诗句别解。月还是圆的,因为我回到了故乡,这个行程还是圆满的。从小画这个圆,只轻淡地刚刚勾勒了一笔,之后都是虚线,如今来接续曾经画的那一笔,对接上故乡的梦圆。
                 月是故乡圆,游子的脚步最终都会到故乡漫行,随月西沉,圆一个心愿。水是故乡甜,井栏边的月光最浪漫,明明悬在天上,却弄一个影子沉落在井底,月弄过的水自然甜美。人是故乡亲,遇见的每个人,我们都可以透过时光的隧道,追寻他的过往,或者他的前辈,有过的朴素交集。
                 我总是未踏进故乡的土地,就先生出这些令人伤感的想法,于是也就有了羞涩的心态,羞涩而无法自容,在外这些年难以体验,因为我必须坚强,或者佯装坚强。此刻,坚强完全卸下,似乎等故乡月来揉我的心,羞涩得让我的心痒痒的。
                 老家的老街,已经现出了龙钟与苍凉,原来六七十户人家拥挤在这条街的两旁,上百人饭后上街,见面点点头,或者夜晚守在自家的门口闲话,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捡拾着过去的记忆,大部分人家都搬进了村西高大的楼房去了。月还清照,只是月下空寂了,心随月而升起而失落。月挂树上,满树繁华,我又妒忌自己了,怎么这些年可以忘记故乡月的模样,好在此时我可以披着一身月的碎光。
                 我想,搬进楼居的乡亲,将来赏月更近了,从此也留下一段新的月朦胧故事,续写“可怜楼上月徘徊”的诗篇,恐怕也要写“羞涩无人知”的婉约词句啊。
                 还有几户人家,从低矮的草房射出几缕昏黄的灯光,倒是很温暖,却静悄悄的,只有挂在树梢的半月闪着眼睛,眨那么几下,似乎在逗我,却又像埋怨我,为何这些年不见,也不知举首凝望,我低头看着刻印在地面上斑驳的树影,月光吝啬地筛下碎花,朦胧得让人真想将那些树枝折断,给月光一个满照的地方。
                 当年栓哥家的北大门很豪华,他们家的后院好大好大的,有两三亩地的样子,院子里果蔬很多。墙角两棵杏树,不拔高,敦敦实实地长在隐蔽处,隔着门缝可见杏子挂满枝头,就是不出墙。满园的西红柿,红脸蛋上笑开了口子,翠绿的黄瓜藏在架子里,蜜蜂穿行其间,将果蔬的香带出了门外,我们几个孩子看着眼馋,嘴巴却受苦。我们将恨给了后院的大门。大门原来是红漆油刷过,后来变成了黑色,是否是怕太招摇,不知道了。栓哥的父亲总是在门里上了锁,我们曾经用铅笔刀拨动门栓,无济于事。我们终于想出了恶作剧的办法,从山上扯下柔韧的葛蔓,趁着月色无人时,偷偷地将门外的门钹系住。几次得手,恶作剧让我们兴奋??捎幸惶彀硭ǜ缇筒刈判邮飨?,一声怒吼,我们四散。
                 我父亲得知,持了扫帚满院子赶着打,栓哥在门外看,笑嘻嘻。我们几个孩子终于被家长揪着耳朵找栓哥认错了。
                 “杏子熟了,人人有份?!彼ǜ缢?。果然我们这些孩子都接到栓哥送来的杏子。
                 借着月光看栓哥的大门,已经漆色斑驳了,门钹上的确拴了一根草绳,影像如此重叠,我脸上一阵发烧。羞涩的我,急忙躲进路边的树下,月光不能照见,我生怕栓哥看见招呼我,数落当年的糗事。当然,我知道栓哥不会旧事重提,我很感激栓哥教我怎样与人相处,就是孩子也是一样,分享才会留下美好。原谅别人,在于温软的心思,人最柔软处,被栓哥击中了。他处理这样的事情,不走极端,还别开生面,以柔收服孩子的心。我没有了做恶事的悔恨,只有对不住栓哥的羞涩心。有时候常常生出以恶对恶的心思,想到栓哥的做法,心中一阵惊慌,羞愧得无地自容。人容易冲动,只用“冲动是魔鬼”的信条来克制,太理性了,我总觉得是用后果吓唬人,做出理智还是冲动的选择,都没有栓哥对我们那样从容。
                 也许栓哥后院的杏子太多吃不完,可栓哥有好几个嫁到外村的姐姐,麦收结束,姐姐走娘家很频繁,我们猜是回家拿些杏子。从栓哥给了我们谅解,我们也不再扔石头打杏子了。见了栓哥,我们不敢正视他,都羞涩地低头躲避着他。
                 好在月光淡淡,栓哥可能已经搬进了村西的高楼了,可我还是心有惊悸,羞涩地看着弦月,月藏住了我当年那些事,不肯吐露,月光轻淡,就像给我留下一个面子。
                 故乡的月是一种知人知心的感觉,凡尘里走累的心,马上有了缓解,我想倚在那扇黑色的大门,抚摸一下当年的温度。过往成了一幅老照片,那园果蔬,鹅黄的,青翠的,嫣红的,都褪色了,成了黑白的照片,离我远去,却再次蓄满了人情味,只要轻轻一拽,流出的是醉人的芬芳,很亲切,月光还是羞涩的时候好看,风姿绰约。夜色四合了,我突然不怕羞涩了,想在门前旋舞,我展开双臂,拥抱那扇门。红尘之中,有这样一刻的幸福,有回忆里的那些人陪着,偷偷溢出眼泪,涩涩的,睹物思人,弦月在看。
                
                 三
                 老街并不平坦,就像一个佝偻的老人,中段弓着背,街西的人家往家搬秋收的粮食要越过这个街坡。夏季雨水大,邻居怕冲毁了老街,便将一面巨大的磨盘埋在路中间,磨盘的钻纹磨得光滑了,走上去还打滑。
                 月光洒在那面磨盘上,光线相对,很刺眼。而那面曾经为各家各户碾了多少稻米的石碾已经藏在草丛深处。我曾写过一首绝句,不胜悲怆:
                 老街石碾隐荒丛,遥想周边满稚童。
                 欲抱磨盘怀旧事,冷清不与玉轮同。
                 台上和街心的磨盘,老街人叫两轮月。圆月与磨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遥相对视,够多情的了,也够伤情的了。玉轮彻照,磨盘不能承载,那些人和事都躲进了时光里,可我忘不了在街坡上发生的事。
                 大约十二三岁时,我总以为已长成大人了,且父母也正期盼我可以担负起繁重的农事。我叔父家有一辆小推车,我可以随便推,就像当年学自行车,速度感和新奇感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在晒场上,队会计将两“嘎啦包”200多斤地瓜捆绑在小推车的左右,驾车负重,我并不叫苦,搭肩的攀绳深深地扎进我的肉里。男子汉,永远都是把自己看成拯救者,我从此可以像大人那样,撑起一面天,让我的家庭不再弱势。
                 老街的陡坡能不能翻越过去,就是考验男子汉的标准,但在坡坎处,我摔倒了,地瓜散落在街边,好像睁着幸灾乐祸的眼睛耻笑我的无能。
                 我张望老街两边的窗户,秋收农忙,没有谁探头,我也不愿意被乡邻看到这番败象,甚至投来可怜的目光,我会觉得乡邻的眼光针针在背。
                 “太丢人了?!蔽易房醇咧猩智吭谕溲壹袷吧⒙涞牡毓?,“真丢人!”他还在重复着这个结论,自尊,在那一刻完全被踩踏得支离破碎了。
                 我担心的是地瓜已经体无完肤了,怎么可以温藏越冬,我并不感激林强。他重新装好车,退回陡坡下面,走着“之”字形的弯路,将地瓜推到了坡顶。
                 继续上学,我明白了这是力学的简单原理,可那时并不懂得。
                 林强已经不在了,听说不够50岁就去世了。如果他还活着,还在这里遇到我,一定会勾起这段回忆。生活的路并不平坦,越沟过坎是常态。做迂回的选择,减轻攀登之苦,就这样的道理,多么简单,可我没有悟透。我对男子汉的概念又多了一份内涵的理解。成长,不是慢慢发生的,人可以在一瞬间长大。
                 很多时候,我无法接受如何做人做事的直白说教,更多时候,我们只想要一个肯定的眼神和激励的情绪,或者给我们一个榜样的力量。那时,我瞧不起他的态度,现在想那个情形,我生出羞涩。
                 月光漫照,眼前似乎是滚落遍地的地瓜,瓜如金玉,教会了我怎样面对前进的路。
                
                 四
                 羞涩,是人最暖意的表情。人世间,最渴求的可能就是在暖暖的时候可以自我羞涩一会,有时很想不好意思地找一个肩膀,靠一靠,象征性地,就足够了。和我一起考学的乔君,毕业以后因恋爱对象在外地,他没有回来,家里父母也早亡,打电话和我说起故乡,满是遗憾,混这个样子,难见父老,羞于启齿。我说,只有回到故乡,你才有资格羞涩,否则是故作姿态。他终于带着妻儿回到老家,一住就是半个月。他在微信里敲来两句酸酸的诗:羞见父老在夜里,都被月光轻轻弄。
                 是啊,从灯火辉煌处,带着灿烂的笑容回家,总是觉得自身流光溢彩,根本就不能羞涩起来,温度在暗夜里一寸一寸地冷却,灯火阑珊了,不能勾起害羞的情绪,心被裹得紧紧的,还是回到故乡才有那份体验,月光正好,喜欢看一个游子羞羞地仰首面对。
                 老街拐弯处,是一个石槽,每当盛夏,大人们就从山上带回蒿草,点燃驱蚊,那里是人们聚堆的地方,我们小孩子常常是被大人取笑的对象,夜色里,我们羞红了脸,感觉幸福满满的。我常觉得月光在羞涩地看着我,骨子里一点柔情并非与生俱来,我想,可能是那种氛围熏陶了我。
                 上高中的时候,我学得乖了。据说,除了我学业考试成绩优秀,还有我出身根红苗正,贫下中农投票一直同意我升学深造。我感激这份恩遇。秋末,走在放学的路上,路边山坡开满了野菊花,我突然想到炎夏里燃烧蒿草味儿太浓,不好闻,便每日采一些野菊花放在院内的石条上晾晒着。
                 妈妈说,野菊花烧水喝可以明目,使人皮肤细腻漂亮。这些话是否有道理,我不得知。每年可以剩下一些,每晚我拿点撒在石槽里燃着的蒿草上,立刻释放出野菊花的芳香,可招来的嘲弄便多了起来。
                 “小子爱花,长大亲媳妇哦……”最喜欢我的邻居六母拿我开玩笑,好在月光里看不清脸,羞赧得大概比石榴还红。
                 “爱花爱花,讨个媳妇叫阿菊?!蓖橇怂谷换鹕辖接?。
                 月光下,我仿佛还可以闻到昔日燃野菊的味道。这些善意的调侃,居然给了我如何对待家人亲人的启迪。讨的媳妇没有叫“阿菊”,但爱菊的心早就有了。
                 大人们看不见我的心思,心思就像一只轻灵的猫,在月色下跳跃着,我的心一直注满了唯美。
                
                 五
                 散文家刘亮程说:“故乡是一个人的羞涩处,也是一个人最大的隐秘。我把故乡藏在身后,单枪匹马去闯荡生活,我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走动、居住和生活,那不是我,我不会留下脚印?!笔前?,故乡的月羞涩地挂着,将我的羞涩写在月色里,这些羞涩与隐秘,只有行走在老街,月光相伴,才会淋漓尽致地说出,寄给乡月,告诉她,“桂娥羞涩,一欢难得”,对月含羞,欢心寄月。
                 故乡有着丰盈的往事,没有多少往事可以成为传记,但所有的往事都可以成为诗,羞涩地打开诗卷,读着那时的韵律,妖娆的富有感可以抵御年老,温暖寒霜的清冷。
                 享受这份羞涩得难以出口的乡愁,哪怕是哀愁,乡月可以写进每个人的书本,羞涩地打开,页页都是故事的温暖。故乡如果是一本书,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掀开了这本童话的扉页,然后来不及合上就走出了故乡。以后的大部分页面没有再写上故乡的往事,最终的结局都要回到故乡去写。结局是羞涩还是失落,是不堪还是惋惜,并不重要,我要的是未完待续的机会。故乡,永远不会让我产生审美的疲劳;乡月,永远可以装下游子各种情绪的诗句。
                 那天傍晚,我从老街上走过,一群人出现在老街的尽头,看着我,我走过去,好像他们在指指点点,感觉背后有无数的眼睛。我羞涩了,从来没有这样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感到羞涩惶恐,那天,我失态了,腿很沉,灌了铅坨一般。
                 一个声音很清晰:“还是回来了!”
                 这是在说我。他们应该认识我,知道我走出故乡四十余年,我终于在月下踏上故乡的老街。那几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潜台词。再怎么硬朗的汉子,也逃不过故乡的温情,我回来了,羞涩地回来了?;蛐硭窃谙谢暗氖焙?,数着从老街走出去的人,算算就差我一个,我在他们唤归的梦中,我好羞涩,入了乡亲邻里的梦,幸福得这般羞涩。
                 今夜我踏月光来,我看羞涩的月,月看我也羞涩,羞涩的月光只为我照耀。我走哪里,月随哪里。我并非在自作多情,有句云:“千江有水千江月”,故乡的月悬在故乡的夜空,羞羞地看着我归来,故乡月独钟情于我,我羞羞地诉说了支离的往事,月不嫌我啰嗦,月懂我。
                 远处的河面上波光粼粼,像撒了一层细碎的银片儿。故乡与河水在月光的怀抱中睡得很香甜。我闭上眼睛,羞涩一笑,竟然在柔柔的月光下打了个盹。
                
                 2019年10月2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共 572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今夜秋霜白,月是故乡明。秋风如歌,白露为霜。寒星疏影,月光绵长。是谁惊破梦中少年,是谁撩拨思乡的琴弦?岁月匆匆,容颜易老。闯荡半生别经年,再次踏上养育自己的热土,归来已两鬓斑芒?;匙苊恳黄⑽亩加卸朗饕恢牡母鲂?,是无法复制的。此文,细细品读,清新扑面?;厥自扌巴さ脑郝?,抚摸并感怀着记忆的温度,昔日的乡音、乡土、乡情,唯有融融的月光相伴。把欲说还休的复杂情愫,透过字里行间,用精炼的文笔,不俗的语句唯美的艺术形式镌刻出少小离家老大回,游子归乡的立体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和灵魂的震撼。有人说,回忆是一种凄美?;匙乓宦葡绯?,站在少年的渡口,昔日的老街、磨盘、故人情;杏树、地瓜、野菊花,每一草每一木都触景生情,每一砖每一瓦都感慨万千。物是人非情何处,唯有乡月空悠悠。那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独情怀跃然纸上。水,是故乡的美;月,是故乡的明。含着一颗羞涩的心踏浪而来,含着一颗坦荡的心乘风归去。轻轻地走,正如轻轻地来,轻轻地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此刻,故乡的小河怀抱着月光,睡得很香。佳作拜读,感谢您赐稿柳岸,柳岸因您而精彩!问候作者,倾情推荐赏读?!颈嗉号嵘迫佟俊窘奖嗉俊ぞ吠萍?019100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裴善荣        2019-10-02 09:01:01
                通篇用细腻而富有诗意的精髓语句把游子归乡的羞涩情怀描绘的淋漓尽致。普希金说,我带着我的散文,走进了诗的领域。品读您的散文,又何尝不是浏览一帧带着淡淡伤感的诗行?佳作推荐,祝您精彩不断。裴氏春秋拜读留。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2 11:09:08
                非常感谢裴老师精彩的编按。是啊,散文的境界应该是诗意的,因为生活本来也是诗意的,只是埋藏在粗糙的日子里,人有诗心,当回发现。裴老师的编按,对怀才抱器小文解读深刻精当,充满诗意,感谢编辑,遥握,问候裴老师国庆节快乐!
              2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19-10-02 10:07:09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2 11:09:53
                谢谢柳岸花明编辑部认可并推荐。
              3 楼        文友:老百        2019-10-02 11:26:38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故乡”二字,用得精妙。古人的故乡,多为其出生之地,那地上种着他们对亲友与故人的思念,还有他们当初的胸怀大志。时至今天,二十一世纪,我们也有各自的故乡。
                 你的故乡,是什么?
                 我相信,若一个人是你的故乡,不管你身边人是谁,这个人依旧会于你心头盘踞,挥之不去。
                 我也始终相信,若一件事情是你的故乡,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走得多远,这宿命般的事情会一直对你千呼万唤,直至你按捺不住归去。
                 然而,过分思念这故乡,会悲伤。越是想到月亮的洁净无瑕,越是会心痛。难怪苏轼感叹: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为什么,失意落泊之时看着象征圆满的一轮圆月,会更觉悲伤?难道月亮恨我,才在我缺乏时提醒我圆满的意义?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2 14:01:42
                读了老百社长的留言,很感动,对故乡的了解和感悟,非常深刻,弥补了怀才小文的不足。每个人心中有着不一样的故乡,故乡,对于一个游子,往往是一阵痛,没有为故乡做什么,心中惶恐,无人的时候,想想就感觉羞涩,因为故乡还是接纳了游子的脚步。在外打拼的时候,几乎忘记了故乡的影子和发生的那些事,如今,归乡反而清晰了,越发觉得痛了。谢谢老百社长美评。遥握!
              4 楼        文友:东风第一枝        2019-10-02 17:20:30
                怀才老师的散文,让故乡更显温柔更值怀恋?;巢爬鲜τ写蟮那榛?,走出故乡,教书育人业绩斐然,也是故乡的骄傲!祝节日快乐!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2 17:42:42
                非常感谢东风第一枝老师到访留墨。故乡情,一辈子的心事,写出来留下印记,温暖游子心。问候东风第一枝老师秋安!
              5 楼        文友:林溪浅谈        2019-10-03 09:10:12
                拜读精品!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3 11:09:33
                谢谢林溪老师美评,磨目了,遥握,问候秋祺!
              6 楼        文友:罗莲香        2019-10-03 10:57:56
                故乡月羞涩,人也羞涩!回到故乡浸润在月色里,往事历历,染了月色迷离,斑驳了岁月的痕迹。缕缕思乡情,对儿时伙伴的深切挂牵,对已逝亲恩的怀念,连同那些温暖的故事,都在心情扉页上跳跃、生动!读着怀才老师的美文,字字句句撼动灵魂,那种美好和温馨恰似月洒小院,倾晖满怀!感谢老师慧心奉献力作,祝岁月静好,喜乐相随!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3 11:11:32
                谢谢罗老师美评。总觉得欠下故乡一份情,想与故乡厮磨,却还算 不好意思,未能给故乡做出厮磨贡献,心中忐忑,故有羞涩感。罗老师雅评,精美精当,谢谢。问候罗老师秋安!
              7 楼        文友:最美的诗意        2019-10-03 17:03:36
                不错的散文,如果老师能来看看小韦的文字,并指导一番,韦会感激不尽。
                
                 遥握,并希望老师赐稿清风社团,清风社团不错,我写的拙作还被人朗诵了,那个社团的社长还做了微刊⊙▽⊙~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3 17:05:40
                谢谢诗意老师光临给怀才小文美评。我会多去清风社团拜读的,谢谢邀请。谨祝秋安创丰。
              8 楼        文友:鸿鲲        2019-10-03 17:50:58
                近乡情更怯,只为太关心。故乡的人、月、景、物,故乡的回忆,因为看重,让自己的羞涩之情长生,美好之意常在。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3 17:59:53
                谢谢鸿鲲老师到访美评。是啊,乡情难违,心不会放过自己的一切。故乡的风物和别处就是不一样。谢谢鸿鲲老师拨冗到访留墨鼓励。谨祝创丰,遥握问候秋祺!
              9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10-03 22:48:48
                这篇散文充满了人间烟火、乡村气息、土色土香、诗情画意,具有意境美、音韵美、情感美、画面美,把欲说还休的羞涩情愫描写得无以复加、淋漓尽致,我拍案叫好,反复赏析!
              10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19-10-03 23:13:10
                文章语言、用词清新而温暖,突破以往风格。故乡月羞涩,富有诗意与涵义。故乡的草木山水,人文情怀,故乡澄明的月,抚慰他乡千万游子心。学习老师佳作,愿岁月静好。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4 06:57:42
                谢谢巨才兄到访留墨。谢谢鼓励。巨才老师给怀才小文点评的几“美”,是文学创作的最高标准啊,怀才努力达成吧?;巢乓埠芟不抖辆薏爬鲜Φ拿牢?,乡土气息浓厚,每读有感,如见兄面。遥握,问候秋祺!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0-04 07:01:19
                谢谢莲儿老师拨冗留美评。每每读到莲儿老师给或许小文的雅评心情很激动,每次都有醍醐灌顶的体验,本文行文随便了,莲儿老师提升到风格,给了我很多启迪,文贵创意,怀才将不断探求文章之道,努力突破旧有风格的束缚。谢谢莲儿老师一语省人。遥握!
              共 22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dd id="3x70x"><noscript id="3x70x"></noscript></dd>
              <tbody id="3x70x"><noscript id="3x70x"></noscript></tbody>

                  1. <th id="3x70x"></th>

                      1. <tbody id="3x70x"><center id="3x70x"><video id="3x70x"></video></center></tbody>
                          <em id="3x70x"><acronym id="3x70x"><input id="3x70x"></input></acronym></em>
                          福彩网福彩网网址 启东 | 嘉峪关 | 陕西西安 | 白银 | 台南 | 大庆 | 淮北 | 安徽合肥 | 诸暨 | 浙江杭州 | 随州 | 新余 | 海拉尔 | 韶关 | 宜春 | 铁岭 | 绵阳 | 齐齐哈尔 | 韶关 | 临夏 | 遵义 | 吉林 | 廊坊 | 莒县 | 琼中 | 灌南 | 玉环 | 青州 | 新泰 | 河南郑州 | 宁德 | 鞍山 | 烟台 | 怒江 | 中卫 | 南京 | 屯昌 | 七台河 | 渭南 | 丹阳 | 雄安新区 | 荆门 | 广州 | 商丘 | 洛阳 | 灌南 | 怒江 | 南充 | 文山 | 临夏 | 台北 | 朝阳 | 东台 | 金昌 | 聊城 | 防城港 | 金昌 | 临海 | 韶关 | 广元 | 阿拉善盟 | 定西 | 济南 | 阳泉 | 四平 | 揭阳 | 肇庆 | 铜川 | 大庆 | 阿拉尔 | 宁波 | 通辽 | 济源 | 抚顺 | 江门 | 攀枝花 | 来宾 | 厦门 | 宜都 | 海北 | 大庆 | 海南海口 | 铜仁 | 秦皇岛 | 石河子 | 单县 | 灌云 | 金昌 | 威海 | 兴安盟 | 吉安 | 杞县 | 四平 | 如东 | 阳春 | 澳门澳门 | 揭阳 | 临夏 | 福建福州 | 临沧 | 姜堰 | 铁岭 | 清远 | 承德 | 高雄 | 余姚 | 库尔勒 | 和田 | 陇南 | 丽江 | 四平 | 普洱 | 大连 | 文山 | 泉州 | 阳春 | 南京 | 长兴 | 那曲 | 项城 | 神木 | 枣庄 | 眉山 | 诸城 | 绥化 | 和县 | 安吉 | 伊犁 | 宜昌 | 茂名 | 玉林 | 绵阳 | 潍坊 | 昭通 | 铁岭 | 湖南长沙 | 绵阳 | 简阳 | 许昌 | 赤峰 | 佛山 | 黔东南 | 安阳 | 临沧 | 澳门澳门 | 吉林长春 | 姜堰 | 山南 | 河北石家庄 | 黄冈 | 乌兰察布 | 渭南 | 连云港 | 巴彦淖尔市 | 乌兰察布 | 昭通 | 金坛 | 天长 | 雄安新区 | 台湾台湾 | 兴化 | 安徽合肥 | 东台 | 台北 | 高密 | 平凉 | 赣州 | 兴安盟 | 乳山 | 铜陵 | 滨州 | 克拉玛依 | 安吉 | 海安 | 雄安新区 | 永康 | 亳州 | 德州 | 甘孜 | 清远 | 岳阳 | 西藏拉萨 | 台湾台湾 | 邳州 | 南京 | 海南 | 菏泽 | 阿勒泰 | 大理 | 仁怀 | 仁寿 | 沭阳 | 赵县 | 天长 | 赵县 | 临汾 | 池州 | 湖北武汉 | 淮安 | 湘西 | 吴忠 | 保定 | 新沂 | 神木 | 泗洪 | 绍兴 | 烟台 | 五家渠 | 德清 | 鄂尔多斯 | 雅安 | 宜宾 | 瓦房店 | 玉溪 | 克拉玛依 | 宁夏银川 | 仁寿 | 五指山 | 吐鲁番 | 兴化 | 河北石家庄 | 廊坊 | 莱芜 | 保亭 | 广安 | 海拉尔 | 建湖 | 台湾台湾 | 鹤岗 | 吴忠 | 巴中 | 澄迈 | 威海 | 泰州 | 台中 | 玉溪 | 南阳 | 池州 | 广安 | 临汾 | 常德 | 襄阳 | 台州 | 黔西南 | 沭阳 | 葫芦岛 | 顺德 | 台南 | 巴彦淖尔市 | 毕节 | 无锡 | 秦皇岛 | 广州 | 嘉峪关 | 永州 | 宝鸡 | 遵义 | 衡阳 | 随州 | 晋中 | 吉林长春 | 鄂尔多斯 | 海门 | 龙岩 | 仁怀 | 来宾 | 吐鲁番 | 固原 | 定安 | 龙岩 | 淮北 | 荆门 | 南通 | 桂林 | 娄底 | 晋中 | 昌都 | 张北 | 莱芜 | 长兴 | 项城 | 邹城 | 平顶山 | 延边 | 乌兰察布 | 南京 | 西双版纳 | 厦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中山 | 仁怀 | 禹州 | 鹤岗 | 吴忠 | 安顺 | 琼中 | 五指山 | 佳木斯 | 屯昌 | 文昌 | 湛江 | 铜仁 | 邹城 | 雅安 | 通辽 | 黔西南 | 商洛 | 遂宁 | 湘西 | 吐鲁番 | 韶关 | 淮南 | 佛山 | 阳泉 | 兴安盟 | 兴化 | 库尔勒 | 鄂州 | 章丘 | 常德 | 商丘 | 衡阳 | 本溪 | 滨州 | 邳州 | 台州 | 迁安市 | 象山 | 台山 | 博尔塔拉 | 长治 | 张掖 | 郴州 | 涿州 | 桓台 | 万宁 | 漳州 | 宿州 | 东海 | 资阳 | 张掖 | 溧阳 | 仙桃 | 诸暨 | 哈密 | 万宁 | 固原 | 神木 | 揭阳 | 温州 | 岳阳 | 宝鸡 | 广饶 | 马鞍山 | 白城 | 自贡 | 新泰 | 鸡西 | 高雄 | 德清 | 淮安 | 台北 | 定安 | 张北 | 灌南 | 延边 | 娄底 | 五家渠 | 衢州 | 昭通 | 永康 | 丽水 | 安康 | 吉林 | 澳门澳门 | 永康 | 兴安盟 | 海门 | 安阳 | 南京 | 张掖 | 海西 | 海东 | 普洱 | 马鞍山 | 本溪 | 鄂州 | 石狮 | 吉林 | 仁寿 | 凉山 | 阳春 | 山南 | 黄南 | 白银 | 丹东 | 临夏 | 佳木斯 | 恩施 | 楚雄 | 宜宾 | 白沙 | 陇南 | 遵义 | 揭阳 | 陕西西安 | 咸宁 | 张家界 | 廊坊 | 晋城 | 黄山 | 启东 | 临猗 | 渭南 | 临沧 | 新乡 | 江苏苏州 | 商洛 | 克拉玛依 | 涿州 | 牡丹江 | 任丘 | 阿勒泰 | 神农架 | 沧州 | 禹州 | 迪庆 | 三门峡 | 临汾 | 昌吉 | 驻马店 | 宜昌 | 巢湖 | 陵水 | 乌兰察布 | 营口 | 玉溪 | 台山 | 喀什 | 屯昌 | 昭通 | 阿拉尔 | 玉环 | 楚雄 | 包头 | 梧州 | 青海西宁 | 石狮 | 兴化 | 台北 | 三亚 | 如皋 | 宁波 | 黔东南 | 怒江 | 启东 | 绍兴 | 长垣 | 南充 | 泰兴 | 永新 | 定西 | 汕头 | 湘潭 | 辽源 | 忻州 | 白银 | 玉树 | 项城 | 潜江 | 龙口 | 连云港 | 沧州 | 临夏 | 吴忠 | 济南 | 曲靖 | 衡水 | 项城 | 海拉尔 | 临猗 | 垦利 | 阿坝 | 伊犁 | 张家口 | 红河 | 泗洪 | 南京 | 娄底 | 绵阳 | 海北 | 承德 | 新余 | 福建福州 | 禹州 | 明港 | 济源 | 铁岭 | 神木 | 嘉善 | 信阳 | 大兴安岭 | 东莞 | 唐山 | 桐城 | 台北 | 嘉兴 | 邢台 | 燕郊 | 汝州 | 贵州贵阳 | 张家口 | 安庆 | 杞县 | 聊城 | 抚顺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山 | 荆门 | 滨州 | 广安 | 澄迈 | 牡丹江 | 巢湖 | 昌吉 | 黑河 | 衡阳 | 阜阳 | 余姚 | 咸宁 | 揭阳 | 汉川 | 常德 | 德州 | 塔城 | 柳州 | 南充 | 兴安盟 | 来宾 | 兴安盟 | 朝阳 | 铜陵 | 张北 | 图木舒克 | 抚顺 | 新沂 | 雅安 | 泗洪 | 沭阳 | 汕尾 | 梅州 | 燕郊 | 琼中 | 莱芜 | 定安 | 鞍山 | 玉环 | 海安 | 延边 | 海南海口 | 海西 | 高密 | 昭通 | 台州 | 桂林 | 厦门 | 大庆 | 乐山 | 永州 | 兴安盟 | 广州 | 清远 | 延安 | 吉林 | 庆阳 | 赤峰 | 梧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攀枝花 | 许昌 | 驻马店 | 泰州 | 和田 | 海拉尔 | 伊春 | 辽宁沈阳 | 琼海 | 南安 | 昌吉 | 绥化 | 宣城 | 乐清 | 信阳 | 吉林 | 黔西南 | 喀什 | 广饶 | 基隆 | 陇南 | 惠东 | 武安 | 灌南 | 广安 | 台南 | 黔东南 | 开封 | 景德镇 | 湘西 | 双鸭山 | 宜都 | 海西 | 山南 | 宝应县 | 绵阳 | 万宁 | 吴忠 | 赣州 | 鹰潭 | 甘肃兰州 | 台中 | 揭阳 | 大兴安岭 | 朝阳 | 汕头 | 包头 | 许昌 | 淄博 | 三明 | 潜江 | 南安 | 迪庆 | 贺州 | 内江 | 惠州 | 甘孜 | 葫芦岛 | 贺州 | 泰州 | 文昌 | 襄阳 | 如东 | 馆陶 | 大庆 | 桐城 | 海安 | 九江 | 锦州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无锡 | 池州 | 玉林 | 抚顺 | 澳门澳门 | 安岳 | 沭阳 | 商丘 | 辽阳 | 阜新 | 琼中 | 内江 | 孝感 | 哈密 | 黔东南 | 绥化 | 宝鸡 | 忻州 | 雄安新区 | 泰州 | 三门峡 | 岳阳 | 吕梁 | 定西 | 毕节 | 普洱 | 通化 | 南通 | 玉树 | 保定 | 盐城 | 日土 | 固原 | 林芝 | 蚌埠 | 高雄 | 陵水 | 改则 | 三亚 | 达州 | 陕西西安 | 定州 | 承德 | 淮南 | 保定 | 黑龙江哈尔滨 | 保亭 | 保亭 | 德州 | 宁波 | 乳山 | 扬州 | 文山 | 肥城 | 海宁 | 安庆 | 五家渠 | 泰安 | 泰州 | 贵州贵阳 | 黄冈 | 濮阳 | 长治 | 本溪 | 铜川 | 台北 | 丹阳 | 天门 | 白沙 | 新乡 | 嘉兴 | 牡丹江 | 商洛 | 阳泉 | 潜江 | 保亭 | 涿州 | 瑞安 | 萍乡 | 新余 | 荆门 | 漳州 | 石狮 | 嘉善 | 景德镇 | 佛山 | 德宏 | 公主岭 | 广元 | 长治 | 安吉 | 澄迈 | 海门 | 天水 | 阿里 | 临海 | 牡丹江 | 赣州 | 潜江 | 揭阳 | 漯河 | 常德 | 铜陵 | 莱州 | 大兴安岭 | 江苏苏州 | 池州 | 琼海 | 贵港 | 义乌 | 唐山 | 泗洪 | 灵宝 | 南充 | 通辽 | 贺州 | 贺州 | 濮阳 | 云浮 | 芜湖 | 大连 | 赤峰 | 巴音郭楞 | 乳山 | 台中 | 大兴安岭 | 鸡西 | 甘孜 | 温州 | 莆田 | 兴安盟 | 潮州 | 固原 | 湖南长沙 | 宜昌 | 衡阳 | 长兴 | 汕尾 | 乐清 | 柳州 | 日土 | 三沙 | 澳门澳门 | 玉林 | 北海 | 海拉尔 | 牡丹江 | 琼海 | 五指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汝州 | 许昌 | 如皋 | 迪庆 | 伊犁 | 大庆 | 抚顺 | 唐山 | 达州 | 澳门澳门 | 湖州 | 巴彦淖尔市 | 邳州 | 许昌 | 哈密 | 燕郊 | 东阳 | 遵义 | 自贡 | 陕西西安 | 达州 | 吉安 | 梧州 | 海拉尔 | 和田 | 遂宁 | 宁德 | 三亚 | 临汾 | 赵县 | 台北 | 泗洪 | 屯昌 | 诸城 | 昭通 | 迪庆 | 保山 | 琼海 | 喀什 | 锦州 | 哈密 | 新乡 | 大同 | 神农架 | 万宁 | 安庆 | 汉川 | 庄河 | 崇左 | 嘉峪关 | 宁国 | 高密 | 东方 | 山西太原 | 文山 | 雄安新区 | 漯河 | 宜宾 | 鹰潭 | 黔东南 | 苍南 | 吴忠 | 项城 | 涿州 | 驻马店 | 濮阳 | 淮南 | 喀什 | 仙桃 | 海拉尔 | 临夏 | 吉林长春 | 台湾台湾 | 鹰潭 | 儋州 | 攀枝花 | 沧州 | 临汾 | 仁怀 | 仁寿 | 仁怀 | 宣城 | 顺德 | 楚雄 | 鄂州 | 广州 | 台中 | 余姚 | 靖江 | 宿迁 | 林芝 | 喀什 | 莱州 | 葫芦岛 | 张北 | 楚雄 | 陇南 | 濮阳 | 西双版纳 | 日照 | 禹州 | 盐城 | 南安 | 眉山 | 北海 | 石狮 | 克孜勒苏 | 荣成 | 海南 | 莱芜 | 衡阳 | 莒县 | 泉州 | 嘉峪关 | 仙桃 | 韶关 | 鹤壁 | 蚌埠 | 阳江 | 清徐 | 宁波 | 大连 | 广饶 | 吴忠 | 海安 | 吐鲁番 | 南充 | 常州 | 沛县 | 温州 | 大理 | 金华 | 象山 | 台南 | 枣阳 | 阿克苏 | 新疆乌鲁木齐 | 辽源 | 三沙 | 东方 | 灌南 | 宁国 | 玉林 | 天水 | 湘西 | 海西 | 晋江 | 嘉兴 | 儋州 | 桐城 | 神木 | 南阳 | 永康 | 五指山 | 兴安盟 | 湖南长沙 | 吉林长春 | 厦门 | 佛山 | 安岳 | 库尔勒 | 新疆乌鲁木齐 | 瓦房店 | 乌海 | 内江 | 和县 | 莒县 | 瑞安 | 三亚 | 阿里 | 喀什 | 安庆 | 枣庄 | 六安 | 清远 | 铜陵 | 长治 | 汕头 | 迁安市 | 朝阳 | 淮安 | 黄南 | 萍乡 | 泰兴 | 白山 | 灌云 | 九江 | 南京 | 平凉 | 陕西西安 | 淮南 | 姜堰 | 郴州 | 鹤岗 | 泰州 | 深圳 | 曹县 | 沛县 | 日喀则 | 内江 | 甘南 | 兴安盟 | 丽水 | 乳山 | 邳州 | 吉林 | 六安 | 莆田 | 阿坝 | 荆州 | 长治 | 惠州 | 西藏拉萨 | 亳州 | 阳江 | 兴安盟 | 白银 | 克拉玛依 | 贵州贵阳 | 吉林 | 石河子 | 云南昆明 | 三亚 | 吉林 | 大兴安岭 | 铜陵 | 东台 | 遵义 | 海北 | 楚雄 | 寿光 | 天长 | 中卫 | 遵义 | 阜新 | 石狮 | 迁安市 | 中山 | 萍乡 | 大理 | 德州 | 湛江 | 资阳 | 台山 | 三亚 | 诸城 | 基隆 | 新疆乌鲁木齐 | 衢州 | 长兴 | 商丘 | 齐齐哈尔 | 如皋 | 信阳 | 中卫 | 桐城 | 安岳 | 普洱 | 临夏 | 乐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承德 | 日照 | 马鞍山 | 漯河 | 台湾台湾 | 东台 | 雅安 | 开封 | 孝感 | 金坛 | 兴安盟 | 东台 | 库尔勒 | 那曲 | 乐山 | 晋城 | 陕西西安 | 吕梁 | 日喀则 | 信阳 |
                          启东 | 嘉峪关 | 陕西西安 | 白银 | 台南 | 大庆 | 淮北 | 安徽合肥 | 诸暨 | 浙江杭州 | 随州 | 新余 | 海拉尔 | 韶关 | 宜春 | 铁岭 | 绵阳 | 齐齐哈尔 | 韶关 | 临夏 | 遵义 | 吉林 | 廊坊 | 莒县 | 琼中 | 灌南 | 玉环 | 青州 | 新泰 | 河南郑州 | 宁德 | 鞍山 | 烟台 | 怒江 | 中卫 | 南京 | 屯昌 | 七台河 | 渭南 | 丹阳 | 雄安新区 | 荆门 | 广州 | 商丘 | 洛阳 | 灌南 | 怒江 | 南充 | 文山 | 临夏 | 台北 | 朝阳 | 东台 | 金昌 | 聊城 | 防城港 | 金昌 | 临海 | 韶关 | 广元 | 阿拉善盟 | 定西 | 济南 | 阳泉 | 四平 | 揭阳 | 肇庆 | 铜川 | 大庆 | 阿拉尔 | 宁波 | 通辽 | 济源 | 抚顺 | 江门 | 攀枝花 | 来宾 | 厦门 | 宜都 | 海北 | 大庆 | 海南海口 | 铜仁 | 秦皇岛 | 石河子 | 单县 | 灌云 | 金昌 | 威海 | 兴安盟 | 吉安 | 杞县 | 四平 | 如东 | 阳春 | 澳门澳门 | 揭阳 | 临夏 | 福建福州 | 临沧 | 姜堰 | 铁岭 | 清远 | 承德 | 高雄 | 余姚 | 库尔勒 | 和田 | 陇南 | 丽江 | 四平 | 普洱 | 大连 | 文山 | 泉州 | 阳春 | 南京 | 长兴 | 那曲 | 项城 | 神木 | 枣庄 | 眉山 | 诸城 | 绥化 | 和县 | 安吉 | 伊犁 | 宜昌 | 茂名 | 玉林 | 绵阳 | 潍坊 | 昭通 | 铁岭 | 湖南长沙 | 绵阳 | 简阳 | 许昌 | 赤峰 | 佛山 | 黔东南 | 安阳 | 临沧 | 澳门澳门 | 吉林长春 | 姜堰 | 山南 | 河北石家庄 | 黄冈 | 乌兰察布 | 渭南 | 连云港 | 巴彦淖尔市 | 乌兰察布 | 昭通 | 金坛 | 天长 | 雄安新区 | 台湾台湾 | 兴化 | 安徽合肥 | 东台 | 台北 | 高密 | 平凉 | 赣州 | 兴安盟 | 乳山 | 铜陵 | 滨州 | 克拉玛依 | 安吉 | 海安 | 雄安新区 | 永康 | 亳州 | 德州 | 甘孜 | 清远 | 岳阳 | 西藏拉萨 | 台湾台湾 | 邳州 | 南京 | 海南 | 菏泽 | 阿勒泰 | 大理 | 仁怀 | 仁寿 | 沭阳 | 赵县 | 天长 | 赵县 | 临汾 | 池州 | 湖北武汉 | 淮安 | 湘西 | 吴忠 | 保定 | 新沂 | 神木 | 泗洪 | 绍兴 | 烟台 | 五家渠 | 德清 | 鄂尔多斯 | 雅安 | 宜宾 | 瓦房店 | 玉溪 | 克拉玛依 | 宁夏银川 | 仁寿 | 五指山 | 吐鲁番 | 兴化 | 河北石家庄 | 廊坊 | 莱芜 | 保亭 | 广安 | 海拉尔 | 建湖 | 台湾台湾 | 鹤岗 | 吴忠 | 巴中 | 澄迈 | 威海 | 泰州 | 台中 | 玉溪 | 南阳 | 池州 | 广安 | 临汾 | 常德 | 襄阳 | 台州 | 黔西南 | 沭阳 | 葫芦岛 | 顺德 | 台南 | 巴彦淖尔市 | 毕节 | 无锡 | 秦皇岛 | 广州 | 嘉峪关 | 永州 | 宝鸡 | 遵义 | 衡阳 | 随州 | 晋中 | 吉林长春 | 鄂尔多斯 | 海门 | 龙岩 | 仁怀 | 来宾 | 吐鲁番 | 固原 | 定安 | 龙岩 | 淮北 | 荆门 | 南通 | 桂林 | 娄底 | 晋中 | 昌都 | 张北 | 莱芜 | 长兴 | 项城 | 邹城 | 平顶山 | 延边 | 乌兰察布 | 南京 | 西双版纳 | 厦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中山 | 仁怀 | 禹州 | 鹤岗 | 吴忠 | 安顺 | 琼中 | 五指山 | 佳木斯 | 屯昌 | 文昌 | 湛江 | 铜仁 | 邹城 | 雅安 | 通辽 | 黔西南 | 商洛 | 遂宁 | 湘西 | 吐鲁番 | 韶关 | 淮南 | 佛山 | 阳泉 | 兴安盟 | 兴化 | 库尔勒 | 鄂州 | 章丘 | 常德 | 商丘 | 衡阳 | 本溪 | 滨州 | 邳州 | 台州 | 迁安市 | 象山 | 台山 | 博尔塔拉 | 长治 | 张掖 | 郴州 | 涿州 | 桓台 | 万宁 | 漳州 | 宿州 | 东海 | 资阳 | 张掖 | 溧阳 | 仙桃 | 诸暨 | 哈密 | 万宁 | 固原 | 神木 | 揭阳 | 温州 | 岳阳 | 宝鸡 | 广饶 | 马鞍山 | 白城 | 自贡 | 新泰 | 鸡西 | 高雄 | 德清 | 淮安 | 台北 | 定安 | 张北 | 灌南 | 延边 | 娄底 | 五家渠 | 衢州 | 昭通 | 永康 | 丽水 | 安康 | 吉林 | 澳门澳门 | 永康 | 兴安盟 | 海门 | 安阳 | 南京 | 张掖 | 海西 | 海东 | 普洱 | 马鞍山 | 本溪 | 鄂州 | 石狮 | 吉林 | 仁寿 | 凉山 | 阳春 | 山南 | 黄南 | 白银 | 丹东 | 临夏 | 佳木斯 | 恩施 | 楚雄 | 宜宾 | 白沙 | 陇南 | 遵义 | 揭阳 | 陕西西安 | 咸宁 | 张家界 | 廊坊 | 晋城 | 黄山 | 启东 | 临猗 | 渭南 | 临沧 | 新乡 | 江苏苏州 | 商洛 | 克拉玛依 | 涿州 | 牡丹江 | 任丘 | 阿勒泰 | 神农架 | 沧州 | 禹州 | 迪庆 | 三门峡 | 临汾 | 昌吉 | 驻马店 | 宜昌 | 巢湖 | 陵水 | 乌兰察布 | 营口 | 玉溪 | 台山 | 喀什 | 屯昌 | 昭通 | 阿拉尔 | 玉环 | 楚雄 | 包头 | 梧州 | 青海西宁 | 石狮 | 兴化 | 台北 | 三亚 | 如皋 | 宁波 | 黔东南 | 怒江 | 启东 | 绍兴 | 长垣 | 南充 | 泰兴 | 永新 | 定西 | 汕头 | 湘潭 | 辽源 | 忻州 | 白银 | 玉树 | 项城 | 潜江 | 龙口 | 连云港 | 沧州 | 临夏 | 吴忠 | 济南 | 曲靖 | 衡水 | 项城 | 海拉尔 | 临猗 | 垦利 | 阿坝 | 伊犁 | 张家口 | 红河 | 泗洪 | 南京 | 娄底 | 绵阳 | 海北 | 承德 | 新余 | 福建福州 | 禹州 | 明港 | 济源 | 铁岭 | 神木 | 嘉善 | 信阳 | 大兴安岭 | 东莞 | 唐山 | 桐城 | 台北 | 嘉兴 | 邢台 | 燕郊 | 汝州 | 贵州贵阳 | 张家口 | 安庆 | 杞县 | 聊城 | 抚顺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山 | 荆门 | 滨州 | 广安 | 澄迈 | 牡丹江 | 巢湖 | 昌吉 | 黑河 | 衡阳 | 阜阳 | 余姚 | 咸宁 | 揭阳 | 汉川 | 常德 | 德州 | 塔城 | 柳州 | 南充 | 兴安盟 | 来宾 | 兴安盟 | 朝阳 | 铜陵 | 张北 | 图木舒克 | 抚顺 | 新沂 | 雅安 | 泗洪 | 沭阳 | 汕尾 | 梅州 | 燕郊 | 琼中 | 莱芜 | 定安 | 鞍山 | 玉环 | 海安 | 延边 | 海南海口 | 海西 | 高密 | 昭通 | 台州 | 桂林 | 厦门 | 大庆 | 乐山 | 永州 | 兴安盟 | 广州 | 清远 | 延安 | 吉林 | 庆阳 | 赤峰 | 梧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攀枝花 | 许昌 | 驻马店 | 泰州 | 和田 | 海拉尔 | 伊春 | 辽宁沈阳 | 琼海 | 南安 | 昌吉 | 绥化 | 宣城 | 乐清 | 信阳 | 吉林 | 黔西南 | 喀什 | 广饶 | 基隆 | 陇南 | 惠东 | 武安 | 灌南 | 广安 | 台南 | 黔东南 | 开封 | 景德镇 | 湘西 | 双鸭山 | 宜都 | 海西 | 山南 | 宝应县 | 绵阳 | 万宁 | 吴忠 | 赣州 | 鹰潭 | 甘肃兰州 | 台中 | 揭阳 | 大兴安岭 | 朝阳 | 汕头 | 包头 | 许昌 | 淄博 | 三明 | 潜江 | 南安 | 迪庆 | 贺州 | 内江 | 惠州 | 甘孜 | 葫芦岛 | 贺州 | 泰州 | 文昌 | 襄阳 | 如东 | 馆陶 | 大庆 | 桐城 | 海安 | 九江 | 锦州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无锡 | 池州 | 玉林 | 抚顺 | 澳门澳门 | 安岳 | 沭阳 | 商丘 | 辽阳 | 阜新 | 琼中 | 内江 | 孝感 | 哈密 | 黔东南 | 绥化 | 宝鸡 | 忻州 | 雄安新区 | 泰州 | 三门峡 | 岳阳 | 吕梁 | 定西 | 毕节 | 普洱 | 通化 | 南通 | 玉树 | 保定 | 盐城 | 日土 | 固原 | 林芝 | 蚌埠 | 高雄 | 陵水 | 改则 | 三亚 | 达州 | 陕西西安 | 定州 | 承德 | 淮南 | 保定 | 黑龙江哈尔滨 | 保亭 | 保亭 | 德州 | 宁波 | 乳山 | 扬州 | 文山 | 肥城 | 海宁 | 安庆 | 五家渠 | 泰安 | 泰州 | 贵州贵阳 | 黄冈 | 濮阳 | 长治 | 本溪 | 铜川 | 台北 | 丹阳 | 天门 | 白沙 | 新乡 | 嘉兴 | 牡丹江 | 商洛 | 阳泉 | 潜江 | 保亭 | 涿州 | 瑞安 | 萍乡 | 新余 | 荆门 | 漳州 | 石狮 | 嘉善 | 景德镇 | 佛山 | 德宏 | 公主岭 | 广元 | 长治 | 安吉 | 澄迈 | 海门 | 天水 | 阿里 | 临海 | 牡丹江 | 赣州 | 潜江 | 揭阳 | 漯河 | 常德 | 铜陵 | 莱州 | 大兴安岭 | 江苏苏州 | 池州 | 琼海 | 贵港 | 义乌 | 唐山 | 泗洪 | 灵宝 | 南充 | 通辽 | 贺州 | 贺州 | 濮阳 | 云浮 | 芜湖 | 大连 | 赤峰 | 巴音郭楞 | 乳山 | 台中 | 大兴安岭 | 鸡西 | 甘孜 | 温州 | 莆田 | 兴安盟 | 潮州 | 固原 | 湖南长沙 | 宜昌 | 衡阳 | 长兴 | 汕尾 | 乐清 | 柳州 | 日土 | 三沙 | 澳门澳门 | 玉林 | 北海 | 海拉尔 | 牡丹江 | 琼海 | 五指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汝州 | 许昌 | 如皋 | 迪庆 | 伊犁 | 大庆 | 抚顺 | 唐山 | 达州 | 澳门澳门 | 湖州 | 巴彦淖尔市 | 邳州 | 许昌 | 哈密 | 燕郊 | 东阳 | 遵义 | 自贡 | 陕西西安 | 达州 | 吉安 | 梧州 | 海拉尔 | 和田 | 遂宁 | 宁德 | 三亚 | 临汾 | 赵县 | 台北 | 泗洪 | 屯昌 | 诸城 | 昭通 | 迪庆 | 保山 | 琼海 | 喀什 | 锦州 | 哈密 | 新乡 | 大同 | 神农架 | 万宁 | 安庆 | 汉川 | 庄河 | 崇左 | 嘉峪关 | 宁国 | 高密 | 东方 | 山西太原 | 文山 | 雄安新区 | 漯河 | 宜宾 | 鹰潭 | 黔东南 | 苍南 | 吴忠 | 项城 | 涿州 | 驻马店 | 濮阳 | 淮南 | 喀什 | 仙桃 | 海拉尔 | 临夏 | 吉林长春 | 台湾台湾 | 鹰潭 | 儋州 | 攀枝花 | 沧州 | 临汾 | 仁怀 | 仁寿 | 仁怀 | 宣城 | 顺德 | 楚雄 | 鄂州 | 广州 | 台中 | 余姚 | 靖江 | 宿迁 | 林芝 | 喀什 | 莱州 | 葫芦岛 | 张北 | 楚雄 | 陇南 | 濮阳 | 西双版纳 | 日照 | 禹州 | 盐城 | 南安 | 眉山 | 北海 | 石狮 | 克孜勒苏 | 荣成 | 海南 | 莱芜 | 衡阳 | 莒县 | 泉州 | 嘉峪关 | 仙桃 | 韶关 | 鹤壁 | 蚌埠 | 阳江 | 清徐 | 宁波 | 大连 | 广饶 | 吴忠 | 海安 | 吐鲁番 | 南充 | 常州 | 沛县 | 温州 | 大理 | 金华 | 象山 | 台南 | 枣阳 | 阿克苏 | 新疆乌鲁木齐 | 辽源 | 三沙 | 东方 | 灌南 | 宁国 | 玉林 | 天水 | 湘西 | 海西 | 晋江 | 嘉兴 | 儋州 | 桐城 | 神木 | 南阳 | 永康 | 五指山 | 兴安盟 | 湖南长沙 | 吉林长春 | 厦门 | 佛山 | 安岳 | 库尔勒 | 新疆乌鲁木齐 | 瓦房店 | 乌海 | 内江 | 和县 | 莒县 | 瑞安 | 三亚 | 阿里 | 喀什 | 安庆 | 枣庄 | 六安 | 清远 | 铜陵 | 长治 | 汕头 | 迁安市 | 朝阳 | 淮安 | 黄南 | 萍乡 | 泰兴 | 白山 | 灌云 | 九江 | 南京 | 平凉 | 陕西西安 | 淮南 | 姜堰 | 郴州 | 鹤岗 | 泰州 | 深圳 | 曹县 | 沛县 | 日喀则 | 内江 | 甘南 | 兴安盟 | 丽水 | 乳山 | 邳州 | 吉林 | 六安 | 莆田 | 阿坝 | 荆州 | 长治 | 惠州 | 西藏拉萨 | 亳州 | 阳江 | 兴安盟 | 白银 | 克拉玛依 | 贵州贵阳 | 吉林 | 石河子 | 云南昆明 | 三亚 | 吉林 | 大兴安岭 | 铜陵 | 东台 | 遵义 | 海北 | 楚雄 | 寿光 | 天长 | 中卫 | 遵义 | 阜新 | 石狮 | 迁安市 | 中山 | 萍乡 | 大理 | 德州 | 湛江 | 资阳 | 台山 | 三亚 | 诸城 | 基隆 | 新疆乌鲁木齐 | 衢州 | 长兴 | 商丘 | 齐齐哈尔 | 如皋 | 信阳 | 中卫 | 桐城 | 安岳 | 普洱 | 临夏 | 乐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承德 | 日照 | 马鞍山 | 漯河 | 台湾台湾 | 东台 | 雅安 | 开封 | 孝感 | 金坛 | 兴安盟 | 东台 | 库尔勒 | 那曲 | 乐山 | 晋城 | 陕西西安 | 吕梁 | 日喀则 | 信阳 |